【我的扶貧故事】龔甲慶:扶貧有“術” 脫貧有“路”

2021-08-11 來源:原創 作者:龔甲慶

編者按脫貧攻堅工作以來,漢濱區共選派駐村干部3000余人,結對幫扶干部6000余人,共有20000余名黨員干部參與到這項偉大的事業中來。在2021年實現了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村全部出列、貧困縣(區)如期摘帽的目標。在扶貧路上,我們的黨員干部勠力同心、攻堅克難,有的父母病重無法盡孝,有的妻子懷孕無法照料,有的子女出生無法陪伴,有的犧牲在脫貧攻堅工作崗位上。同時出現了“夫妻檔”、“父子檔”、“全家檔”,一系列扶貧故事催人淚下,感人肺腑。為記錄廣大一線扶貧干部的奮斗歷程、定格脫貧攻堅的暖心瞬間,即日起,漢濱融媒將陸續推出《我的扶貧故事》,帶您重溫扶貧路上的酸甜苦辣,獻禮建黨100周年。

今天為大家分享的扶貧故事是《扶貧有“術” 脫貧有“路”》。


“領導,要不是政府救濟,我早都死了幾回了?!?/p>

“小龔,早上蒸的紅苕,你要是能吃得來就吃幾個?!?/p>

“侄兒子,快過年了,這包板栗,還有苦瓜簍籽你走時帶上……”

走進“十四五”,回顧扶貧路,我的腦海里留下了許多深刻而難忘的扶貧記憶。作為一名扶貧干部,自參與扶貧工作以來,我與結對幫扶的貧困戶由伊始時的生疏,群眾口中的領導,逐漸到相處融洽,親如家人。

走訪聊天知民情

家住張灘鎮東溝村十四組的柯常軍一家,曾是村里出了名的貧困戶。我第一眼見到柯常軍時,還以為他50多歲了。那近乎滿頭的白發、黑黃的臉色、滿是繭子的雙手,一點都看不出來是1976年出生的??鲁\娔贻p時與媳婦在外打工,兩個孩子都交給母親撫養。孩子們上學后,他就回老家在附近干小工,維持家里的日常開銷,“上有老,下有小”是他的真實寫照。

每次到了柯常軍家,他那七十來歲的母親王金秀見我后總有說不完的話。王金秀阿姨是一位生活坎坷而令人敬佩的老人。她的個人經歷之前從沒當人說過,我有幸成了她的忠實聽眾,每次陪她一聊就是一個多小時。

王阿姨說,她自幼因家境貧窮被送到鄒家做童養媳,成年后就給鄒家當了兒媳婦。由于接連生了幾個女兒,而且兩個都沒養成,被攆走后來到柯家,給30多歲半身不遂的柯某當了媳婦。10多年后,丈夫柯某因病去世。早年喪夫的她,獨自一人將在柯家生的一兒兩女撫養成人,還將一歲大的孫子,剛滿月的孫女拉扯大。年輕時的勞累過度,導致她落下一身病。她患有冠心病、胃潰瘍、膽囊炎等多種慢性病,需要常年吃藥維持病情。67歲做膽結石手術,還沒有完全痊愈便匆匆出院。69歲時干活不小心摔斷了腿,出院一年,同一條腿又摔斷了。三年住院三次,動了三次手術,也落下了殘疾。

她常說:“上面的好,下面的好,是黨和政府救了我的命。要不是政府救濟,我這滿身的病痛,早都死了幾回了。我們全家這幾年都享受低保,真是要感謝黨、感謝政府?!?/p>

曾經幫扶的劉芳新也是個特殊家庭,他是家里唯一的頂梁柱,全家享受低保。劉芳新的媳婦與大兒子都有殘疾,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二兒子當時還在上學。作為幫扶干部,我經常上門給他們鼓勁加油。而劉芳新也很勤勞,也很感恩,在一個人照顧妻子和兒子的同時,買了一輛三輪車,一邊收廢紙賣,一邊打零工。

同樣的上門走訪或電話詢問在我幫扶的王遠峰、陳善青、趙永剛等家庭中也很常見,周圍的其他干部也是經常這樣做的。由于大家平時上門走訪得多、電話問候得多、情感交流得多,他們對幫扶干部的信任感加深了,認同感增多了,脫貧的內生動力也就得到了很大激發。

幫助就業紓民困

一人就業、全家脫貧,解決好就業問題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脫貧方式。

陳善青曾是一般貧困戶,房子在老家分散安置,但為了女兒和兒子能享受到優質教育資源,他們在江北寇家溝租房住,夫妻二人同時打零工。為了讓他們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我聯系了江北鐵路派出所,讓他妻子來定榮在單位伙食上做飯,一干就是好幾年。

面對不一樣的家庭、不一樣的困難,我向村上申請給柯常軍安排了公益性崗位護路員,每月可以領取工資500元。而柯常軍也很勤快,平常掃路積極。適逢去附近打零工時,總是在天剛亮時就起床先去清掃自己負責的路段。

王遠峰的兩個兒子初中畢業后在外打工,家里就剩下他們兩口子。我鼓勵并聯系王遠峰兩口子去本組的香菇園干活,他的妻子鄒會英一直堅持在園區務工,每月收入2000余元。王遠峰也常懷感恩之情,見人就說:“脫貧不能等靠要,致富不可睡大覺。人只要精神不倒,再難的日子都能熬出頭?!边@是他的心聲,更是他,作為一名普通群眾對國家扶貧政策的準確理解和深刻感悟。

付出就有回報。由于他們都不等不靠、勤儉節約,這幾年都有了較好的收入,均如期脫貧摘帽了。不論是上級入戶調查,還是脫貧工作抽查,他們總是說“感謝黨的好政策,感謝黨的好干部!”

細微小事解民憂

2016年應該是柯常軍家最困難的一年,其母王金秀因摔斷了腿兩次入院,時值兒子柯沖剛考上高校,女兒柯青正上初中,母親的醫療費、兒子的大學報名費、女兒的學雜費讓整個家庭陷入了舉步維艱的境地,生活的重擔一夜之間催白了這位中年漢子的頭發。

好在有政策的照顧,我積極幫助柯常軍一家申請并辦理貧困大學生助學金、助學貸款、義務教育學生“兩免一補”等??聸_已于2020年6月大學畢業,而柯青已經順利上完了初中和高中。

鄉親們無不羨慕地對柯常軍說:“你真是有能耐,把兩個孩子都供養成人了,以后你就等著享福吧?!笨鲁\娍偸切χ貞骸澳菓摳兄x黨和政府,沒有這些好政策,孩子們就完成不了學業?!?/p>

2018年6月份的一天,陳善青對我說:“聽說江北小學一年級學位緊張,能不能提前給學校領導說一下,免得兒子到時候報不上名?!?/p>

這幾年來,進城務工家庭的子女到城區各學校尤其是到教育質量比較好的學校上學非常不容易。貧困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再難,我也要努力爭取。借助自己曾經也是一名教師的優勢,我找學校主要領導,當面向他詳細說明了這家的具體情況,請其一定照顧孩子在其學校就讀小學。當年9月,孩子順利地到校上學。

2019年10月16日,我在同王金秀阿姨聊天時,她說她的幾項補貼不知道打到存折上沒有,會不會漏掉。老人家著急上火又不知所措??紤]老人家年事已高,出行不便等因素,在征得老人家的同意后,我拿著她的存折到了農商銀行打出補貼資金流水。當我電話告知王阿姨補貼已經上了存折后,她連聲說可以睡個踏實覺了。也是在這一天,為精準核算家庭收入情況,需要柯青提供享受生活補助證明。為了不分散她的學習精力,我主動去張灘高中幫其開具了證明并送到村上。

2020年9月21日,柯常軍打來電話:“老娘年齡大了,我又經常不在家,買了一個監控,你能來幫我安裝不?”當時我正在外學習。學習結束,我第一時間到他家里給安裝好了監控器。為使柯常軍安心在外務工,我一有時間就去看望他母親。

當年底,得知柯常軍母親手術住院,由于新冠疫情影響,不能親自探視。老人家出院后的第2天,我即帶著營養品去家里看望。王阿姨拉著我的手說:“你電話沒少打,又上門來看我,還給我買了這么一大包東西,真是讓你花錢了?!币环菪⌒⌒囊?,在王阿姨眼里卻顯得格外貴重。

群眾利益無小事,一枝一葉總關情。醫保繳費提醒、防火防煤氣中毒防電信詐騙宣傳、仔豬喂養登記等等……通過為群眾解決這些小事,對我們來說也許只是舉手之勞,但在群眾眼里,我們就是幫了大忙。我想,也許這就是真正的干群關系、魚水之情吧。

歲月不居,時光如流,2021年春節前慰問的這一畫面歷歷在目,揮之不去:“感謝黨、感謝政府、感謝你們的幫助?!蓖踅鹦惆⒁汤液筒款I導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說著感謝的話,還讓柯常軍取出一包自家產的板栗往我們手中塞,嘴里不停地說,“都是不值錢的東西,你們不收下,我這心里頭過意不去……”

仔細回想,扶貧有“術”;用心梳理,脫貧有“路”。這幾年來,我與眾多幫扶干部一樣,堅持真扶貧、扶真貧、脫真貧,在平凡的工作中用真心換來了真情,用實干取得了實績,贏得了鄉親們的好評。

(作者簡介:龔甲慶,男,中共黨員,中共漢濱區委宣傳部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