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春水一座城,一路春風一路歌

2021-02-09 來源:原創 作者:曹樂

安,安如泰山,安時處順???,福壽康寧,物阜民康。安康,是個好名字。她北依秦嶺,南靠巴山。安康,也是個好地方。

這些年安康與過去的自己是判然有別,但唯一不變的是,一江水還在這片大地上深沉地涌動著,千百年來靜靜流淌?!八拿婧苫ㄈ媪?,一城山色半城湖”,漢江像一條玉帶橫亙在安康城中,將安康分為江南和江北。我悄悄地走近她,想要探尋一江水與一座城的奇妙緣分。

對于每一個安康人而言,我們在漢江的流淌中,聽到了這座城市發展與變遷的隆隆巨響。安康人與漢江河的人水和諧共鳴,促進了安康的生態水系建設與綠帶公園、污水處理系統等水系規劃理念的日益成熟與完善。青龍李家水庫、八一水庫、許家河水庫、平定水庫、西坡水庫、瀛湖水庫等水庫的存在,就像是漢江河的肺葉,枯水期為漢江提供水量補給,洪水期又吸納漢江多余的水,這么一呼一吸間維系了漢江水勢的穩定、生態的平衡。讓漢江成為安康人的指紋,是我們區別于其他城市、其他人的根本屬性。安康人這雙明亮又清澈的眼睛也成為了南水北調的水源地之一,幾年下來的輸送也逐漸繪制成了一幅“一江春水送北京”的安康圖鑒。這一江春水讓安康涌現了很多發展的契機,讓我們感受到了這個時代風的來向。從古至今,我們都得感謝這江春水蘊藏著的潛力。

因為有著這么一江春水,和關中地區比起來,安康人的性格和表達方式可能顯得更柔更有彈性,老子說“天下莫柔弱于水”、“攻堅強者莫之能勝”,總之一江水的柔軟與一座城的柔韌相互配合,讓安康與一條秦嶺相隔的西安有了顯著的不同,帶了些“江南水鄉”的況味與意境。在安康出生、在漢江河畔長大的我們,飲著漢江的水,吹著河畔來的靜默的風,就這樣地徹徹底底地沉醉在漢江的懷抱之中。漢江是我們的血液,成為我們與生俱來的一部分。她的存在不僅調和以及平衡了安康城的氣候,也保持了安康人悲歡離合的所有情緒,她是等我們歸家的那盞溫暖燈火,在我們小小的心里面建構了一個寧靜的空間,用來承載我們在快節奏生活中無處安放的靈魂。這個地方有這么一江春水,讓安康人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水邊行進,你可以選擇喧囂或者寧靜,在這座有江的城市里制造出生活。

在立春的夜晚順著漢江的河堤漫無目的地往前走,抬頭一看,天空是有著點點晶瑩光明的深藍色,真美。冬日的漢江靜靜地又淺淺的,平靜得仿佛被月色熨平。她小聲又緩慢地呼吸聲緊緊地包裹著我,鼻息仿佛蓮花花瓣拂過我的臉頰,柔軟又溫和。想到少年時代的自己也跟現在的自己一樣,看著同一片江水,兩個“我”就這樣在平行時空中“一期一會”了,不得不感嘆時空的輪回與茫然。這些年兩岸的基礎設施日益完善,人文建筑煥然一新,那些舊有的、散落著我們兒時記憶的景觀卻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不見,這么一想不禁有些百感交集,它們竟像是人與人的離合,緣生則聚,緣滅則散了。實體的建筑雖悄悄地化為無形,其實也并非真正的無,因為在我們的記憶之中它們還是有的。不管兩岸的景觀如何變化,安康人望著它的感懷又是如何,一江春水就像是白蘭鴿似的向東遷徙不曾回頭,真是歲月匆匆。

在與漢江相伴的漫長歲月里,漢江深深地滋養了無數的安康人,我們觀察著她、享用著她、也轉化著她,讓安康這座城市獲得了更高的生存智慧。漢江有情,潤人無言。我愿化身為一只船,行進在在她的懷畔中,漸行漸去一路高歌。